当前位置 >主页 > 大赢家公益高手坛 >
查看新闻

我的1989我的大学

* 来源 :http://www.www69008888.com * 作者 : * 发表时间 : 2019-10-24 09:47

  拿到成绩单的那天,我和一位要好的同学呆在家门前的大坝上,久久不敢回家。“这咋向父母交差呢?”直到日立中头,心情和人一样被炽热恶毒的太阳晒蔫了,才拖着沉重的步子回家。

  娘第一个看到我,见我一脸重灾,心底凉了半截。这时,爹从后院进屋,劈头就问,“考的么样?”我嘟哝着,“冇考上。”声音细得大概只有自己才能听见。

  “么事呀,冇考上?”暴躁的父亲怒不可遏,“别人说,饭都煮熟了,只等差把气。你咋那么不争气呢!”娘凝立视我无语。

  那时我初中毕业,以不佳的成绩考上县二中。暑期,村里刚好要招考一名民办教师。家境平寒的我决定放弃学业,去当一名乡村小学教师。

  爹显然为我的选择感到欣慰,并充满了期待。凭条件,我是矮子里选长子(高个子,方言),当之无愧。

  但后来的事让全家人气得够呛:一位周姓与我过往甚密的同窗也选择了报考。他的两位姐夫一个是村长,一个是乡长,后台硬着呢。最终,连作文题材都弄错的他,竟然被录用了。人缘颇好的姐夫了解到一切内幕,据理力争但于事无补。

  高中生活是清苦的,第一顿住校的饭菜令我终生难忘:腊黄的饭里夹着生米,水煮的青菜里只见一两滴油花……

  记得第一次放月假,我和几个同学为了省几毛钱的车费,硬是花了两个小时的时间从乡间小路走回家,脚上磨了几个大水疱。

  为了给我补给营养,每每归来,娘就会把家里积攒的鸡蛋煮给我吃。一次一大碗,足足有六、七个荷包蛋。至今我见了鸡蛋还倒胃口。

  好不容易熬到高三,学习愈发紧张。整天脑子里像有渣滓,曾一度怀疑自己得了什么怪病。班主任的备考口号也颇具新意:咸菜+蜡烛=大学。高考成绩下来,我们二班被剔了个“光头”,无一人与大学结缘……

  名落孙山的那段时光度日如年。细皮嫩肉的我身无长物,无条件地跟着父母在炎炎烈日下面朝黄土、背朝天地割稻、插秧……一天下来,皮肤晒得发疼红肿,连说话的气力都没有。

  我十八岁的花季,如暴雨来临前的天气,压抑,沉闷,让人透不过气来。又似涸辙之鲋,冥冥之中等着某个人来拯救。

  “高四”那年,是我人生中最艰苦的一年。我被命运推向了生活的风口浪尖,不仅是为了自己的前途,更是担负着为涂氏家族争气的千钧重担。我丝毫不敢懈怠,连节假日都蜗居斗室刻苦复习,在高考上投上了全部的辎重。

  一年打拼下来,我没有辜负姐夫的厚望,顺利地考上了安徽财经大学,成为村里有史以来第二位跳出农门的大学生。家庭积压了四载的怨气,顷刻间烟消云散。一家人脸上挂满了胜利的笑容。

  对于从贫困家庭走出的学子,大学时光同样是清苦的,衣食不足是家常便饭。下晚自习后,能花上五毛钱在楼梯口买碗热素面,于我来说简直是莫大的享受和奢侈。

  北方冬天比故乡江南可冷多了。娘舍不得大舅送给她的棉袄,“改装”一下给了我。姐夫的那件绿色的旧军大衣,陪我度过了大学四年……

  那时大学生就业实行国家分配和自主择业双轨制。上了大学,就是国家的人,就等于端上了“铁饭碗”。虽然没有高中时的学习压力,但经历了种种变故之后,生活的经历告诉我奋斗的意义——苦难和不平才是我最好的大学。它让我改变了对人生的消怠心态,积极面对大学求学以及工作的每个日子,居安思危并对未来充满憧憬。

  时至今日,我仍会重复着这样的梦魇:面对着试卷上的难题,我不知所措;大学毕业了,四处辗转工作没有着落……

  似水流年撷拾记忆,世事交萦叠错的沉重催熟了我。青涩懵懂的学生时代,难忘的1989年——我的大学,我的人生里转捩点!黄大仙三连肖2019管家管婆24特马王

开奖结果| 香港金彩堂特码分析网| 出码表| 香港金多宝官方网站| 香港马会综合挂牌| 香港神童平特一肖彩图| 易发手机站高手论坛| 跑狗玄机图高手解论坛| 生肖排期表2019高清图全部| 深圳福坛平特论坛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