说到郭德纲、高峰、于谦三人上学课间一起上厕所的事

来源:本站原创 发布时间:2021-09-14 点击数:

  郭德纲有一段叫做的《三人行》的段子,其中就说到郭德纲、高峰、于谦三人上学课间一起上厕所的事。很多人在小学生时代都有类似的举动,但是在成年之后一般就不这么干了,现在要是这么做还有可能被认为是同性恋。不过在上世纪六七十年代,到国外因公出差的中国人,都必须遵守“二人同行”的政治铁律,违者可能会葬送一生的政治前途,而在外国人眼中,这条铁律也衍生出了很多啼笑皆非的笑话。

  例如被誉为“中国红墙第一翻译”的冀朝铸,早年在美国生活,1950年才回国,1954年4月开始在外交部工作,www.15010.com,先后参加过“日内瓦会议”、“万隆会议”中国代表团的工作,亲历了中美建交和谈、尼克松1972年访华、中美发表“上海公报”谈判等一系列重大事件;曾为、周恩来、等党和国家领导人当过翻译。

  根据冀朝铸所着的口述回忆录,他在上个世纪70年代初供职于中国驻美国联络处,当时他在美国小学女同学安妮·黑尔·考丁听说冀朝铸到了美国,就请其到家中吃饭。当时冀朝铸很为难,不去会伤害朋友,而单独去则违反当时外事工作“二人同行”的铁律。

  当时冀朝铸的上司黄镇大使想了个办法,就是让冀朝铸在中国常驻联合国代表团里找一位熟朋友陪我去。冀朝铸就找了一个在外交部翻译室就认识的女翻译施燕华(后来成为著名外交家吴建民的夫人,这下知道外交官圈子有多小了吧)一同前去。可是这两人到了美国同学的家,却让美国同学以为额这位忠厚老实的中国同学有了婚外恋,带来了一位第三者。其实,冀朝铸作为资深外交人员,“二人同行”的规矩实际上还是有意义的,因为他们掌握着深层内核机密,当时的美国外交人员也有类似的规定。但如果是一般的对外合作,相关人员也非外交人员,如果还是僵化地遵循这条纪律,那笑话就更大了。比如说中国援助巴基斯坦的人员在国外的尴尬,就没有冀朝铸的经历那么“风雅”了。故事发生在1977年,沈飞的松陵机械厂的4人组成的专家组,到巴基斯坦的费萨尔空军基地执行歼6飞机的改装任务,设计加大的副油箱以提高战机航程。其中有一位高志全同志任翻译工作。当时文革才刚刚结束,极左思潮还是很有市场。很多普通人通过自身的经验总结出了一些明哲保身的方法,就是宁左勿右。哪怕表现的左一些,起码显得更可靠。

  一开始的合作,中巴双方要有带教的工作,因此高翻译很忙碌。但是在双方熟悉之后,除了要回答一些技术问题要用到高翻译,专家们和巴方人员大部分都可以通过比划和动手示范来完成。那么高翻译只能和巴方人员闲聊。结果在一次小组会上,有人就给高翻译提了两条意见,一个是别人都在干活,而高翻译在和巴方人员聊天,叽哩哇啦不知道说什么,另一个就是说高翻译每次去厕所都是一个人,没人证明是真去厕所还是干了“其他事”。这下性质就严重了,高翻译立刻开始坚持执行“二人同行”的纪律。在去厕所的时候,无论其他三个人有多忙,都要求抽调一人陪他去方便。时间一长,巴基斯坦军方就迷糊了,最终抑制不住心中的疑惑问高翻译:为何他每次“方便”都有人陪同。高翻译只得尴尬地答道:不是他们陪我去,而是因为他们语言不同,我必须陪他们去!